新聞中心

2024/06/06
   「我們只有回向歷代古屋去找回我們自己,古屋的面貌即是我們自己的面貌,古屋之魂,正是中華民族之魂。」──席德進  提到席德進的經典命題,就不得不提到他筆下的台灣古屋。「在此時此刻,令我最感動、沉迷,而覺得至美的東西,就是台灣古老的房子。」自遊歷歐美歸國後,他對自身文化的探討,悠久中華精神的追尋,在經歷漫長的反覆嘗試後開花結果,他終於在古屋中找到了答案。他更在《席

Share on Google+


2024/06/06
        日治時期臺灣前輩藝術家大多前往日本學習,吸收印象派、外光派乃至野獸派等西方現代藝術風格,廖繼春同屬第一批赴日留學的台籍藝術家之列,在1960年代以前,他長年鑽研印象派風格,致力於捕捉轉瞬即逝的光影流變,為其日後的野獸派與抽象主義畫風打下堅實的根基,也淬鍊出其晚期對對比色彩和簡化構成的純熟應用。 國立臺灣美術館將於2026年舉辦廖繼

Share on Google+


2024/06/17
         「人們須在有限的空間中達到一種無限大的能量和探索,在超越時間的非物質性世界中去學習、瞭解生命深刻的意涵。而以我笨拙的筆,和原始的色彩,來表達一點這樣的觀念。」──蕭勤, 2015 1956年「東方畫會」開始活動,以舉辦畫展為名發揚藝術理念,此畫會由當時李仲生 (1912-1984) 畫室的成員籌辦,蕭勤作為畫室成員也是東方畫會的

Share on Google+


2024/06/17
    在20世紀西方抽象藝術發展的洪流之中,海外華人藝術家趙無極、朱德群和陳蔭羆是融貫東西美學的佼佼者,當中尤以陳蔭羆與略小7歲的朱德群,兩人的藝術生命有部分相通之處。不僅同樣於1950年代面臨繪畫風格的變革,由寫實的具象描繪,走向心靈的抽象表達,也不約而同自中國傳統書法藝術中尋覓靈感,一同探究書法文字的線條之美,從而展示東方美學的抽象語境。相較於在中國完成藝術訓練的朱德群而

Share on Google+


2024/06/06
  「一個畫家要有自己的體系與風格,那就是孤獨。」──王攀元  在無邊的寂寥裡,濃烈而翻滾著的情緒自畫中席捲而來,觸動著人們心底最深沉的孤寂,卻又讓人忍不住激動,想去觸碰畫中世界的靈性,去分擔、撫平其中的寂寞與苦楚。這是「畫布上的詩人」,這是王攀元。他用其苦澀而欠缺圓滿的人生,作詩於畫,將複雜而矛盾的苦味,濃厚而深邃的寂寞,雜揉成獨屬於

Share on Google+


2024/06/06
    享譽國際藝壇的丁雄泉總是率真地將想像描繪而出,自號「採花大盜」、「風流先生」的他以豔麗的色彩及大膽的表達方式見稱,擅長用彩筆歌頌女人,再添上鸚鵡、花朵、貓來襯托女性的嬌媚與溫柔。丁雄泉的作品是春暖花繁的映像,有少女的裙襬和漫山遍野溫柔的花,途經一朵朵花的盛開,便會懂得屬於春日的浪漫。而塑造情意濃烈且難忘的視覺經驗,使得觀者仿若置身於一個瑰麗、迷情的時空裡,花團錦簇的馨香

Share on Google+

| 1 | 2 | 3 | 4 | 5 | 6 | 7 | 8 | 9 | 10 | 11 | 12 | 13 | 14 | 15 | 16 | 17 | 18 | 19 | 20 | 21 | 22 | 23 | 24 | 25 | 26 |